< 窃玉偷香 - 快鸟文学网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都市 >窃玉偷香

更新时间:2019-04-03 10:00:01

窃玉偷香 已完结

窃玉偷香

来源:酷炫书城 作者:花缘 分类:都市 主角:萧红阿峰

火爆新书《窃玉偷香》是花缘所编写的都市风格的小说,主角萧红阿峰,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你知道什么是赌石吗?你知道什么是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吗?在云省瑞城有一个关于财富的神话传说,每天都有人上演着通过赌石一夜暴富的美梦。我走上赌石的道路,从我爸爸为我凑齐彩礼说起......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我看到这块皮壳发黑带着蜡壳的料子,心里就开心的不得了,这块料子可不一般,后江料子的皮壳要么发青,要么发灰,但是发黑的就很少了。

不过也有,而且,这种发黑的蜡壳料子还出高货,这种料子算是后江第三层的料子,是新场口的料子,但是这种料子常常出满料的料子,而且种水好,雾也少,只要出色,那肯定是高色。

我把料子拿起来,掂量了一下,两斤多,差不多三斤的样子,不是很大,有一个芒果大小,出镯子跟牌子是不可能了,后江的料子也不是牌子跟镯子料,只能戒面或者把件首饰之类的。

我捏了一下鼻子,跟瘦猴使了个眼色,他看着料子,说:“小黑皮啊,带蜡,好东西啊。”

我听着就美滋滋的,这当然是好东西,难寻着呢,但是瘦猴跟我说:“哥们,这种料子基本上都是有裂的,要是帝王裂,可就砸了,你可别忘了,你是卖掉了你女朋友给你买的金链子来赌的。”

听到瘦猴的话,我心里就犹豫了一会,而江蕙走过来,看着我,说:“连金链子都卖了,真的吹了啊?不过那链子你说可是你的宝贝啊,是你女朋友给你买的定情之物吧?”

我苦笑了起来,定情之物,结婚了才叫定情之物,没结婚,就是身外之物。

我说:“身外之物而已,都分手了,也没有什么好留恋的了。”

瘦猴打趣了跟我说:“那怎么不把那相片跟吊坠也扔了呢?你好不是宝贵的给放在胸口?拉倒吧你。”

“哎,你这么重情的男人,怎么就遇到那么一个丈母娘呢?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不知道你那天就发达了,到时候她可哭就来不及咯。”江蕙调侃的说着。

瘦猴立马笑呵呵的说:“哟,感情他还是抢手货啊,那你赶紧表个态啊,你要不要嫁给他?宝贝啊,赶紧捡。”

江蕙被这么一说,立马脸红,她看着我,有点不好意思,小江走进来,说:“你这个死猴子,拿我姐开玩笑呢?”

瘦猴嘿嘿笑了一下,我看着气氛有点尴尬,就拿着石头问:“小江,这块怎么卖?”

“拿去玩吧。”小江说。

我听着就摇了摇头,我说:“生意归生意,赌石场上可是得说清楚,没有什么玩不玩的。”

小江皱起了眉头,心情不好,也不知道该怎么要价,怎么说都是师父的儿子,这师父死了,他都没有表态,心里是过意不去的,我知道他也为难。

江蕙立马过来,说:“阿峰,给你个八折吧,后江的料子本来就贵,公斤料都是三百一斤,这块大概三斤多吧,而且是小黑皮,你给两千吧,不贵吧?”

我听着就点了点头,这块料子两千是不贵,我就把钱拿出来,交给江蕙,她拿着钱,就说:“赢了我给你放烟花啊,但是你得请客。”

我笑了笑,我说:“那是肯定的。”

小江有点不好意思,说:“哥,我手不利索,脑袋也晕乎乎的,你自己开行吗?”

猴子拍拍胸口,说:“我在呢,轮不到你,交给我吧。”

我听着就把料子交给瘦猴,我们之间的关系其实并不是那么好,但是怎么说我爸爸是他们师父,所他们对我还是挺客气的。

我跟瘦猴来到切割台,就是卫生间割开的切割室,边上就是厕所,瘦猴坐下来,说:“怎么弄?”

我说:“后江的料子都是小料,开窗看料吧,好的话在扒皮。”

瘦猴点了点头,拿了一把电钻,然后用了小丁头开窗,我看着料子,心里挺期待的,真的这块料子是黑皮,赢的几率很大,后江小黑皮经常出满绿,就算是不满料,那也是一大片一大片的,而且,后江的料子种水好,所以赢的面非常大。

但是唯一怕的就是裂,十个后江有九个都是裂,而且都是细裂,赌石有句话叫做,大裂不怕,就怕小裂,因为裂小繁多,你什么都做不了,料子就废了。

“哎,小江姐姐挺漂亮的,你考虑考虑?”瘦猴一边开窗一边说。

我听着就回头看了一眼,我说:“胡说什么呢?朋友的姐姐,你也让我打主意啊?”

瘦猴笑了笑,说:“亲上加亲啊。”

我苦笑了一下,知道瘦猴开玩笑的,不过总的来说小江的姐姐江蕙确实挺漂亮的,虽然没什么高贵的气质,但是也算是姐告一枝花吧,不过我现在什么都没有,而且,我也爱着萧红,所以,就没有考虑过。

我听着摩擦的声音,手就不知觉的握紧了,手心开始出汗,紧张,期待,那种感觉,是非常奇妙的,你脑子里会幻想料子开了之后的一万个可能,输赢的画面都有,但是,不到料子真的打开的时候,你还真的没有把握料子到底怎么样。

瘦猴开了个小窗之后,立马就停手了,突然,他用嘴吹了一下水,看着下去的肉质,我看了一眼,很挺深,有两三寸,这说明皮厚。

瘦猴急忙拿着强光手电打灯进去,突然脸上高兴的笑了起来,说;“黑,高绿,秧苗色,这得三等绿了吧,小万到手了。”

我听着就很开心,急忙把料子拿过来,我打灯看着那个小口子,顿时就心花怒放了,料子不错,肉质晶莹剔透,带着秧苗绿,这个绿也算是高绿了,虽然跟那些帝王绿,苹果绿不能比,但是算是后江里面的高绿。

但是我正高兴呢,我突然看到一条条的细裂也在灯下一览无余,我皱起了眉头,瘦猴立马就说:“是不是见裂了?”

我点了点头,这是我最担心的,后江的料子十个有九个有裂,能赌的也是戒面,我看着料子的裂纹,很细,如果是帝王裂的话,那么就算是在绿,也不能卖的,没人要。

瘦猴把料子拿回去,打灯,脸色也很难看,说:“我就说吧,后江的小黑皮风险很大,这块料子出帝王裂的几率很大。”

我听着就很懊恼,但是我没有后悔,我说:“扒皮吧,这样卖也不会有人要的,这块料子要是满料没裂,至少三五十万,一个戒面都是三万朝上的,看看能不能出几个戒面吧。”

瘦猴点了点头,说:“能出一个就赚到了,出两个晚上大保健一套,你请客。”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一定。”

我说完,就听着外面吵哄哄的,我伸头看了一眼,是小江跟人吵架了,我听着声音像是胖五,好多人,七八个人把小江给围起来了,我立马知道小江要出事了。

我说:“胖五来找小江麻烦了,怎么办?”

瘦猴朝着外面看了一眼,说:“他得住院了,七八个人,你出去也没用,顶多也是挨一顿,不关咱们的事,咱们搞咱们的。”

我听着觉得也对,胖五这个人凶狠的厉害,而且,我们本来也是得罪他了,要是我们出去,估计也一块挨打,所以,我就没动,我偷偷的看了一眼,江蕙也出去了,拉着小江,让他别冲动,这样胖五就更凶恶了。

“妈的,你今天告诉你小江,以后你要是再敢跟我抢包,老子弄死你,今天你打我一拳,老子跟你没完,让你姐姐跟我一晚,这件事老子就算了。”

胖五的话我听的真真的,我看着小江,他被几个人围着,虽然愤怒,但是也不敢动,而胖五说完,就去抓江蕙,小江不同意,就推开了抓江蕙的人。

我看着瘦猴,我说:“那胖五过分了吧。”

瘦猴开了切割机开始扒皮,我看着已经扒掉一半了,他听到我的话,就看着我,说:“过分?过分怎么了?你打的过他?跟咱没关系,小江叫你爸爸一声师父,但是你爸爸死的时候,他连看都没看一眼,还不如我呢,所以别掺和。”

我听着,就觉得挺难受的,看着料子的皮很快就扒掉了,我心里立马紧张起来,外面的事情我也不在乎了,我看着瘦猴把料子放在水桶里涮了一下,然后拿出来。

当我看到被扒掉皮的料子,心里立马就咯噔一声,妈的,垮了,从表面看,就能看到那些细小的裂纹密密麻麻的,就算是满绿,也没有打料子的价值。

我拿着料子,心里真的很心疼,我说:“着他妈就是后江的料子啊,都是裂,可惜了这满绿。”

瘦猴那料子拿回去,仔细的看了一眼,突然,他伸手在料子上画了个圈,他说:“这片没裂,刚好够个五十的戒面,我切一刀,要是有,三万到手,要是没有,你就砸到手里了。”

我点了点头,突然外面吼叫起来了,我听着小江愤怒的吼叫着,江蕙也哭喊起来,塑料板凳打砸的声音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我看了一眼,打起来了,小江一个打七八个,江蕙被胖五抓着,哭喊的厉害,我立马想要出去,但是瘦猴抓着我,给我使了个眼色。

我心里很纠结,瘦猴直接把门关上了,很快外面的声音就小了下来,瘦猴打开切割机,说:“咱们躲还来不及呢,你可别去送死。”

他说着就把料子上了切割机,摩擦的声音立马传到了我的耳朵里,而外面那渐渐微弱的哭喊声却越来越大。

两种声音在我耳朵里交织着,我的心里很痛苦。

我问我自己,我到底要不要去?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悬疑小说
  2. 女强小说
  3. 贵族小说
  4. 玄幻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