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风卷帘海棠红 - 快鸟文学网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清风卷帘海棠红

更新时间:2019-04-02 20:59:01

清风卷帘海棠红 已完结

清风卷帘海棠红

来源:追书云 作者:素忘 分类:言情 主角:辛颜师陆知域

小说主人公是辛颜师陆知域的小说叫做《清风卷帘海棠红》,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素忘创作的婚恋生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结婚三年,她一直是他的泄欲工具,从来床笫间翻云覆雨,出门后冷若冰霜。这场官宦人家的联姻给予她的只有绝望和度日如年,但是有一点辛颜师可以确定,就是这个男人真的是......毋庸置疑~原本以为终其一生都找不到真爱,却不想一场地震后,她舍命救出的男人一转眼便与她的姐姐传出绯闻,也好,反正这场婚姻本就不是她想要的。所以,她光芒万丈,不卑不亢的递出离婚协议:“陆先生,离婚分家产了解一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果然还是那个她啊……

-----------------------

穿着一身睡衣的辛颜师躲躲藏藏,好不容易才在地下停车场和辛泽安会合。

“姐……”原本百无聊赖等在车里的辛泽安在看见辛颜师的那一刻,简直惊呆了。

如果此时手里有鸭蛋的话,辛颜师毫不怀疑能直接塞进辛泽安的嘴巴里。

“没见过美女啊!”辛颜师白了辛泽安一眼。

辛泽安眨巴眨巴眼睛,老老实实接话道:“是没见过穿着睡衣从酒店里出来的美女……”话落,似乎辛泽安又想起了什么,再一次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指着辛颜师道:“你……姐夫……你们两个……不会吧?”

说着,辛泽安又暗自琢磨了一会儿,自言自语道:“也不对啊,时间有点短啊?难不成姐夫受了重伤之后,那方面也出问题了?”

辛颜师咬牙切齿,当头直接给了他一个大耳瓜子:“胡说八道什么呢?!开车!”

迫于亲姐的淫威,辛泽安只好按耐住了满腹的狐疑,朝着辛家行驶而去。

谁料刚进家门,两人就和正准备出门的辛母面对面碰了个正着。

“辛颜师!你这是什么打扮?”辛母看着相当不着调的辛颜师,气就不打一处来。

辛母是一个很保守的家庭妇女,估摸着对于她来说,这辈子做的最出格的事情也不过就是带着拖油瓶辛宁安嫁给了辛父。可即便如此,婚后的辛母在外人面前依旧深入浅出,全心全意当着全职太太,打点着辛父以及三个儿女的生活。

三个月的时间,好不容易外头对自家的指指点点逐渐淡了下来,若是让别人再瞧见了穿着睡衣刚从外面回来的辛颜师,又不知道该让人怎么得品头评足了。

“没什么。”辛颜师抿了抿唇,随口应了一声,冷着脸朝着楼梯口走去。

“你给我站住!”辛母有些恨铁不成钢,道:“你就不能像宁安一样乖巧柔顺一些?陆家现在已经对你不满了,你再这样肆意妄为下去,还怎么让知域再跟你继续把日子过下去?”

“像辛宁安一样?”红唇微微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荡在唇边。

辛颜师转身回头,看着辛母那已经容颜渐衰却依旧能看出姿色不俗的脸。她和辛泽安,明明像极了母亲,可在母亲的眼中,他们两个加起来都比不过辛宁安的分量。

一双秀眉轻挑,辛颜师的声音尽数冷漠:“像辛宁安一样恬不知耻,明知陆知域是她嫡亲的妹夫,还一门心思想着往跟前凑吗?若您说的是这样的乖巧柔顺,那我可学不来。”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辛母沉了脸:“有你这样说你姐姐的嘛?知域为了你受了重伤,你姐姐代你去医院探望他又怎么了?难道要她家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自顾自得躲得远远得才是应有的姐妹情分吗?”

原本站在一旁不愿意插手的辛泽安越听越觉得烦躁:“妈,你整天待在家里,你都不知道宁安她今天……”

“不需要!”辛颜师直接打断了辛泽安的帮腔,决然回道:“我和她没什么姐妹情分,也不需要她代替我去做什么。如果她想要嫁给陆知域,大可自己找上门去,不必拿我当什么幌子。既然想当婊子,就不要还想要立个牌坊等着世人来歌功颂德,以为全天下的人都眼瞎!”

“而且,我已经正式和陆知域提出离婚了!”

无视了辛母一脸快要崩溃的神色,下巴微微抬起,辛颜师郑重其事地宣告道。

也不知是辛颜师撕破脸皮的对答,还是最后一句宣告,将辛母震得许久都没有回神。

而这最后一句话,也正正巧巧落入了从外回来的辛父的耳中。

“你哪来的脸说离婚?”辛父一脸震怒,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句话会从辛颜师的口中说出来。

在人力不可及的地震灾难中为求自保而逃命,这是本能;可丢下刚刚代替自己重了伤的丈夫,这就是辛颜师最令辛父失望的地方,也是陆家二老最难以释怀的地方。

陆家可以对辛颜师不满,甚至对教养辛颜师的辛家不满,这些都是辛颜师和辛家本就该承受的。

“我为什么不能说离婚?”辛颜师毫不犹豫地转身反驳道。

什么丢下深受重伤的丈夫跑路,辛颜师压根就从来不相信这种鬼话!只要是从辛宁安嘴巴里说出来的每一个字,她都不会相信。

更何况,他陆知域都可以醒来的第一秒就和辛宁安亲亲我我,凭什么她还要为了他继续放弃她爱的性感长裙、气质高跟,以及那些她阔别已久的小伙伴们。

再说了,反正都已经把离婚协议砸在陆知域的脸上了,难道还要收回来不成?

“要离婚?”陆知域菲薄的唇冷凝质问道。

低沉的嗓音从辛父的身后传出,也惊了辛颜师和辛泽安一跳。

好不容易从酒店逃回了家中,万万没有想到陆知域竟然还会跟着辛父追到了辛家。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辛泽安在见着陆知域的瞬间便很不客气地怂了:“姐、姐夫……”

毕竟他是抵着风险偷运了二姐回的辛家,万一姐夫知道了,那他的小命岂不是……

扫了一眼此刻就站在陆知域身边的辛宁安,这一次,辛颜师异常难得的没有当场怂掉,反而冷哼了一声,痛痛快快地道:“给他们这对狗……”似乎是受到了低沉的气压的威胁,辛颜师抖了抖身子,话锋一转,咬牙道:“苟且的人自有,免得最后某些人还落个婚内出轨的名头。”

说完,辛颜师挺了挺身板,要杀要剐随意了,反正该说的她都说了!

“妹妹,你是真的误会我了。”

一双美目泪水晶莹,辛宁安抿着唇,握在身前的双手不停得绞着,似乎是受了天大的委屈。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一眼一声不吭的陆知域,辛宁安可怜巴巴地道:“之前知域哥受了重伤,我只是担心他,所以才会常去医院探望;今天在会场上,我出现在那原本是想要改口帮你说话的,我知道这些日子因为我的无心之失你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猜你喜欢

  1. 婚姻爱情小说
  2. 悬疑小说
  3. 玄幻小说
  4. 修仙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