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恋恋如卿:国民老公太会撩 - 快鸟文学网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恋恋如卿:国民老公太会撩

更新时间:2019-04-02 07:59:01

恋恋如卿:国民老公太会撩 已完结

恋恋如卿:国民老公太会撩

来源: 作者:夏至花开 分类:言情 主角:米小夏秦逍

《恋恋如卿:国民老公太会撩》是由作者夏至花开著作的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很有深意,值得一看。《恋恋如卿:国民老公太会撩》精彩章节节选:“妳险些害死少爷,知道等待着妳的,将是什么样的惩罚么?”说着,一条漆黑的绳索从他的指间滑落。“我将会用这根绳子,把妳吊在这里,亲眼看着妳因缺氧而挣扎,直到生命衰竭的那最后一刻……”伴随着鬼魅一样阴森的笑容,漆黑的绳索也被套到了小女孩细细的脖颈之上。就在她被高高吊到房梁顶端的那一刻,房门被人一脚踹开。出现在门口的,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他阴郁的看着阴暗房间里的一切,唇里发出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上个星期被好友朱惜惜拉去参加手等你牵联谊会,结果人还没走出家门,就被老妈逮到,要求她去参加什么三姨婆家的表哥的婚礼。

她不敢违抗老妈的命令,只能带着礼金,硬着头皮,抓着一脸黑线的朱惜惜,陪自己去参加那见鬼而又无聊的婚宴。

看着新娘伸出手指,被新郎戴上结婚戒指的那一刻,她真的好羡慕。

说起来,她自认自己长得不算差,可为什么从小到大都没有异性缘呢?

错过了上周的手等你牵联谊会,再想参加这样的节目,就只能等到下个月。

朱惜惜很无语的说,这就是天意,连老天都想让她彻底沦为剩女一族。

周末的清晨,米小夏提着一只扫把,正勤快的在院子里扫地,离她不远处的院子里,种了一颗枝叶茂盛的大杨树。

负责打扫院子的女佣名叫书琴,大概半个月前,那树上被几只燕子筑起了鸟窝,书琴心好,见燕子妈妈飞出去觅食的时候,就踩着梯子上去,偷偷给窝里的小燕崽送些小米吃。

米小夏仰着脑袋看书琴亦步亦趋的往上爬,不由担忧道:“书琴妳小心点,我听我妈说,这棵大杨树上可能有个马蜂窝,妳喂燕子就喂燕子,千万别把那马蜂窝给捅坏了。”

“放心吧,我每天都来给小燕子喂食,对树上的地形已经十分了解了,据我连续多天观察,没在这树上发现任何马蜂出现的迹象。”

也不知道老天爷是不是对书琴的自信产生了反感,话音刚落,一阵嗡嗡声就从大杨树的顶端传来。

米小夏耳朵很灵敏,听到那嗡嗡声隐约在树顶响起,不由得变了变脸色。

“书琴,我好像有听到奇怪的声音。”

书琴还傻乎乎的在那喂小燕子,一边调侃道:“妳耳朵患重听了吧……”

正说着,就听书琴“啊”的叫了一声,脸色顿时吓得惨白,“马蜂!天哪,真的有马蜂。”

她吓得不轻,也顾不得再去喂小燕子,急吼吼就从梯子上讯速往下爬。

那嗡嗡声越来越大,米小夏心叫不好,这书琴真是捅了马蜂窝了。

她惊慌的看着手中的扫把,觉得这东西根本不管用。

眼看着书琴就要被一群马蜂围攻,她急中生智,看到草坪的另一端放着给草坪浇水的水管,当下想也不想,拎起水管就对书琴道:“妳快往房子里跑去叫人来帮忙,我用水把马蜂都冲散了。”

书琴没命的往别墅跑,米小夏打开水笼头,对着那成群的马蜂喷过去。

水雾非常湍急,那群马蜂的翅膀大概沾到了水滴,吓得不敢靠近。

米小夏很担心马蜂会冲进房子里,便转过身,对着那些马蜂继续喷。

就在这时,身后的电子门应声而开,四五辆漆黑的轿车鱼贯而入。

眼看着马蜂被水柱冲散,米小夏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听到身后门声响起,又传来车喇叭声,便本能的转身想要看个究竟。

她这一转身不要紧,冲天的水柱眼看着就要喷到从车子上走下来的人群身上。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老妈的声音,“小夏,还不住手,别弄脏了咱家少爷……”

当米小夏听到“咱家少爷”那几个字的时候,吓得一惊,忙不迭将水管举高,对着上空喷射,结果喷到上面的超强水流落下来的时候,把她浇了个浑身湿透。

落入众人视线的,就是一个穿着宽大T恤的女孩子像小丑一样被自己喷出去的凉水浇个透心凉。

有几个黑衣男子见状,不由得笑出声,因为这一幕实在是太滑稽了。

刚刚拉开车门走出来的秦逍忙命人去将水管关掉。

米小夏虽然逃出凉水的袭击,还是被浇得浑身狼狈不堪。

头发完全湿了,浮贴在双颊之上。

宽大的T恤被浇得精透,脚丫子上的一只拖鞋也不知道丢到了哪里。

就像一个落难的小狗,孤伶伶站在院子中间,把自己最丢人的一面展现出来,供众人欣赏。

她傻傻的看着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缓步向自己走来。

那男人个子很高,身材健硕修长,穿着简单而名贵,看着十分有品味。

他气度雍容,姿态高雅,五官中夹杂着混血的味道,唇边挂着浅浅的笑容。

不知道为何,她有种感觉,这男人平时一定很少笑,因为他的笑容此刻看起来极为稀有,仿佛只对她一人绽放。

那男子缓缓走近,来到她面前,慢条斯理的拿出一块手帕,轻轻擦拭着她脸上未干的水渍。

动作轻柔无比,仿佛此刻被他小心对待的,是一件价值连城的极品瓷器。

擦着擦着,他的大手微微一顿,轻轻摸了摸她的后脑勺,柔声问,“这里还痛吗?”

米小夏呆怔半晌,摇了摇头,心底十分不解。

她后脑勺上个星期磕到地板上,着实痛了好几天,可是,这么私密的事情,他怎么会知道?

秦逍优雅一笑,慢慢给她揉了揉,“不痛了就好,瞧妳这小笨蛋把自己搞得多狼狈,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快去洗个热水澡,别着凉生病了,还要找医生过来给妳打针吃药。”

说完,转身对迎出来的米家夫妇道:“米叔米婶,好久不见,我回来了。”

“所以妳就给自己惹来了一个大乌龙,把妳家少爷当成黑社会,还差点用水管把人家喷成落汤鸡?”

隔天清晨,米小夏来到公司之后没多久,就被朱惜惜在电梯口抓了个正着,盘问昨天晚上在电话中听到的消息。

不是她朱惜惜有八卦精神,实在是这件事听起来实在是太有喜感了,害她急切的想知道后来的发展状况究竟是啥。

米小夏手里拎着包包,一脸阴暗道:“我怎么知道他就是我家少爷,二十多年也不见他回来一次,突然间就回来了,还害得我当众出了大丑。”

想到自己以最狼狈的形象出现在众人面前,她就恨不能找个地缝钻进去,这辈子都不要再出来。

“就算人家真的害妳出大丑,妳也没必要用水管把他浇成落汤鸡啊。”

“喂,请妳搞清楚一个事实,最后被浇成落汤鸡的那个人是我,是我耶!”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冤家小说
  2. 欢喜冤家小说
  3. 架空小说
  4. 豪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