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重生俏媳妇:老公太疼人 - 快鸟文学网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重生俏媳妇:老公太疼人

更新时间:2019-07-07 20:59:01

重生俏媳妇:老公太疼人 连载中

重生俏媳妇:老公太疼人

来源:微小宝 作者:糖豆儿 分类:言情 主角:路归呈徐啸远

主角是路归呈徐啸远的小说叫《重生俏媳妇:老公太疼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糖豆儿倾心创作的一本言情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临死之际,路归呈才看清身边所谓闺蜜的真面目,不仅丈夫的出轨是她故意制造的假象,甚至连自己瘫痪在床也是拜她所赐!本以为时间已晚,此生再没有报仇的机会,可是老天仁慈,竟然让她重活一世。负她的,欠她的,她要全部拿回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你这是在干什么?”

徐啸远正在把叠好的衣服往行囊里面塞,见我来了,立马丢下东西,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嚅嗫道:“我,我刚才接到一个紧急任务,要求我马上出发……”

上辈子徐啸远也是任务如火,不管什么时间,一接到消息就要到处奔波。那时候有手机,想对方了,不管距离多远都可以立刻联系到,但现在不一样。

我对徐啸远这人了如指掌,即使重来一遍也默契非常,短短的时间里我们便宛如热恋情侣,刚听到他走的消息,我就已经思念的不行。

现在连个手机都没普及,想念对方了只能靠慢到让人发疯的书信。

大概是我流露出来的不舍得太明显,徐啸远破天荒的轻轻抚了一下我的侧颊,声音很低,“我会尽快回来。”

我眼眶一热,上前去一把抱住了他的腰,哭腔颤巍巍的挂在话音里,“怎么办,徐啸远,我现在就开始想你了,你要走多久啊,我要等到什么时候?”

他僵硬的肌肉缓缓的松了下去,一双温暖有力的臂膀围了过来,慢而坚定的圈住了我。

“我不知道需要多久的时间,但我保证,我会尽快,一定尽快……”他笨拙的安慰着我。

“那我就在这里,你一定要回来,执行任务也要小心,你要记得有人等着你,我还要一辈子和你在一起,徐啸远,你可不要丢下我。”

我喃喃的痴语着。

上辈子我断然是说不出这么肉麻的话,可比起我欠他的,这些赤诚的剖白又算的了什么,我唯有生怕自己爱他不够。

徐啸远又接不上话了,从脸到领口那块锁骨都泛起红,臊的快找块地缝钻进去了,只是环着我的力道却越收越紧。

看到他眼睛里面的情意,哪怕他缄默,什么都不说,我也明白他的心意。

我帮他收拾了行礼,送他到了村口,他便固执的不让我送了,非要亲眼看我回去。

我看着他不容置疑的脸色,只能退后了两步。

“徐啸远,记得给我写信!”

我掉下眼泪,视野朦胧中,看到他用力冲我点头。

我转身回去,能感觉到他的视线悠长而坚韧的随着我,就像他上辈子几十年如一日那样凝视着我。

我急匆匆的走进大队,沿途不停有人打招呼,我胡乱回应着,实际上都不清楚自己在说些什么,心早就飞去了日思夜想的地方。

三天后,我实在是等的抓心挠肝,因为迟迟不见徐啸远信来,干脆先行给他写了信,然后巴巴的等着他回信。

我怕自己改动了历史会影响到他,恨不得徐啸远一天给我报三次平安,可这时候的书信慢的令人发指,自从寄出信后几天都没声响。

我没有一刻不在焦虑等待,终于在一周后,听人通知生产队那边来了我的信件,顿时喜出望外的跑了过来。

进了办公室,我直奔办公桌上的信箱,迫不及待的一封封看过去,但是翻找一遍都没见到我的信。

信呢?!

我的心刹那揪紧,既然直接通知到了我那里,肯定不会是弄错了人,是不是没放在这,被专门收起来了?

想到这,我掉头就打算去找这里的干部。

这一下转身的太急,冷不防撞上了人,我连忙拉住了那人,正准备道歉,视线不经意落在他手上拿着的东西,仓促间只看到了隐隐约约的“路归”两字。

“王明?”我认清了相撞的这个人,眉头皱了起来,“你拿的是我的信吗?”

“啊?这是你的吗?”王明小眼睛一转,明显的在装傻充愣。

我见他这模样立马笃定了七八分,见他依然没有给我的意思,直接伸手去抢了过来。

“哎,慢点,慢点,别撕了,抢什么呢……”

王明聒噪的声音被我摈除在外,我急切的看向那封信。

【路归呈收】

是我的!

我视若珍宝的捧着它,可是当目光落在寄信地址上时,刹那满腔欢喜落了空。

帝都军区大院,那边的来信,只可能是父母寄来的,不是徐啸远的回信。

都这么多天了,为什么徐啸远一点消息都没有?

我心里有些气闷,抬头来冷冷的扫了王明一眼,看的他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然后狠狠皱眉。

“下次不要乱拿别人的东西。”

“路同志,我也是在找信,无意中拿到你这封,还没看收件人呢你就来了,这态度有点不合适吧。”

王明的脸色不太好看。

这辩解听的我十分可笑,难道在我来之前,他拿着我的信在发呆吗?

我没再搭理他,径直出了收发室,边走边检查了一遍,确认信封完好,没有被拆开的痕迹,对王明的观感才没更差。

虽然感觉膈应了点,却还是很快把他抛之脑后。

回到房间,我裁开信封,里面是两页写满了字迹的信纸,其中几段迥劲有力的楷书,是父亲在一板一眼的询问我的工作情况,剩下都是妈妈娟秀的字迹,事无巨细的关怀我在这边的衣食住行,又说了家里的一些近况,让我放心。

字里行间,都是浓浓的舔犊之情。

我看的鼻尖泛酸,赶忙找来纸笔,认认真真的写起回信,在交代了我这边的情况之后,我犹豫要不要提起徐啸远。

现今是个全力抓生产的年代,社会风气对儿女私情限制的比较严苛,如果我贸然告诉父母我在这边有了对象,他们很可能以为我上当受骗,第二天就冲过来把我带回帝都去了。

笔尖顿了顿,我最终还是没提这回事,中规中矩的问安之后,便叠好信纸塞入信封糊了口。

看天色还早,我带上信又去了队里的收发室。

这时候书信慢,能早点便早点寄出去吧,也省的父母再那边牵肠挂肚。

在收发室的长桌上填完寄收地址,我刚贴好邮票,正要拿去投递,身后蓦地伸出一只手,趁我不备抽走了信。

我猛然间被骇了一跳。

“路同志,又见了,好巧啊……哟,这字儿真漂亮。”

这声音……

我满面怒容的瞪过去,只见王明拿着我的信,正在毫不客气的翻看封面上的地址。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职场对决小说
  2. 奇幻小说
  3. 古装小说
  4. 古言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