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女帝:凤还巢 - 快鸟文学网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女帝:凤还巢

更新时间:2019-04-01 13:00:01

女帝:凤还巢 已完结

女帝:凤还巢

来源: 作者:夏至花开 分类:言情 主角:慕容祯凤夕瑶

独家小说《女帝:凤还巢》是夏至花开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容祯凤夕瑶,书中主要讲述了:“没错,我的确不想医好妳的病,不想让你开口讲话,妳能哑上一辈子,对我来说是最好不过。”男人邪佞的冷笑一声,“另外,别忘了自己的身份,妳于筝,不过就是我慕容祯花银子从妓院买回来的一个奴才,如果妳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现在就给我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听喜多这么一说,凤夕瑶什么都明白了。

她就知道这么冷的天跳进荷花池肯定要出事,没想到那慕容祯的病来得竟然这么快。

当下也不敢耽搁,对喜多道:“你等我换身衣裳,这就和你去给候爷看看。”

“哎,那我在外面等凤姑娘。”

说完,喜多轻手轻脚的走了。

凤夕瑶叹了口气,忙穿了衣裳,又披了件厚厚的外套,小心的出了佣人房。

前往主宅的时候,喜多提着灯笼边走还边抱怨,“我家主子也是个死心眼的,人都死了五年了,他还是……”

说到这里,他无可耐何的又叹了口气。

凤夕瑶瞅了喜多一眼,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什么人啊?”

“唉!不瞒凤姑娘说,我家主子以前喜欢过一个姑娘,可是五年前那姑娘因为一场意外不幸去世了。”

“今天主子急吼吼跳进荷花池子里找的那个荷包,就是那位姑娘当年亲手给主子绣的。”

“自从那姑娘去世之后,那荷包就成了主子唯一的精神寄托,当宝儿似的整日佩戴在身上,今早出门的时候发现荷包没了,就疯了一样跑回府四下里寻找,跟丢了魂一样……”

喜多在前面小声抱怨着,凤夕瑶一声不吭的在后面听着。

喜多每说一句,她的心也跟着不由自主的颤动疼痛一分。

到了慕容祯的门前,喜多放慢了脚步,压低了声音,小声道:“凤姑娘,主子这人虽然脾气不好,但心地其实并不坏,之前他故意刁难于妳,让妳在咱府里当个使唤丫头,其实也是一时之气,因为主子被娇惯着养大,没人敢和他呛声,那天妳……”

顿了顿,喜多又叹了口气。

“总之妳也别怪主子之前折腾妳,他这一年到头没怎么生过病,眼下这是病大发了,脾气肯定要更加火爆,如若有什么刁难辱骂之言,还请凤姑娘别往心里去。”

也不能怪喜多这么小心翼翼。

自家主子那脾气,真是把京城里里外外的大小人物全都给得罪到了。

就是慕容家家大业大子嗣众多,可唯一继承家主之位的却只有慕容祯一人。

旁系子嗣中也不乏有医术精湛之人,但这些年都被慕容祯压踩在脚底下,不知受了多少气。

这次主子病了,他不是没想过去求慕容祯的堂兄弟过来给他瞧病。

可自己真上门去求了,他还真怕人家会断然拒绝。

没办法,主子平时得罪的人太多了,他是真怕上门去吃闭门羹。

所以眼下只能求这位凤姑娘能出手相救,好歹凤夕瑶的爹也是回春堂老板的女儿,就算是医术比不得宫里的御医,相信治个头疼脑热的也肯定是不在话下。

凤夕瑶被喜多小心翼翼的样子逗笑了,安抚道:“你放心吧,我不是小器之人,如果候爷真病得大发了,我断然不会坐势不管。”

说着,她轻轻推开房门。

房间里,隐约传来慕容祯一阵阵的咳嗽声。

喜多急忙快走几步,小心将房间的蜡烛点燃了。

凤夕瑶也不敢耽误,上前仔细瞧了一眼,当她看到平日里张扬跋扈的慕容祯露出满脸病容的时候,吓了一大跳。

整张脸烧得通红,唇瓣发白,干得爆裂了好几层,双眼紧闭,却是不断的咳嗽。

她赶紧将他的手臂从被子里拉了出来,细细把过脉向,再探了探滚烫的额头,惊道:“怎么发热成这个样子?我再晚来些时候,恐怕后果就真是不堪设想了。”

喜多听了,也被吓出了一身冷汗,忙道:“凤姑娘,这可如何是好?”

“你也别急,先把纸笔拿过来,我给你开个方子,你赶紧让人把药熬了,然后再煮些热水送过来,咱们得先帮候爷退烧,免得转成急性肺炎那可就麻烦大了。”

“哎,我这就去办。”

喜多是片刻不敢耽误,急忙找来纸笔,让凤夕瑶给开了方子。

候爷病了,这可是府里的头等大事。

慕容祯身边侍候的几个贴身丫头婢女全都被喜多给招唤起来了,又是煮热水又是熬药,一时之间全都忙活开了。

凤夕瑶也没闲着,让人将慕容祯扶趴在床上,褪了身上的绸衣,露出光裸的后背,又取来药油,拿下头上的一根扇形的玉钗,帮慕容祯刮莎。

始终在旁边侍候着的喜多不由得问道:“凤姑娘,这是……”

凤夕瑶一边刮一边道:“这种方法可以让候爷尽快退热,待会儿再给他喝了退热药,双重效果比较保险。”

喜多忙点头,“凤姑娘有心了。”

慕容祯的意识有些迷迷糊糊的,也分不清到底发生了何事,只觉得有人在他的背上来来回回的刮揉着,有些微痛,却很舒服。

也不知被摆弄了多久,他又被人扶着,强行灌了一碗苦哈哈的药汤。

慕容祯虽被外界传成是神医中的医圣,但对那种苦哈哈的东西最是烦感。

他推拒着不肯喝,耳边却传来一道温糯的嗓音:“候爷还是把药喝了吧,再任性下去,将来可是要落下病根的。”

慕容祯微微睁开眼,隐约之中,看到一张素静白晳的面孔。

生得很是秀美漂亮,打扮得并不华丽,可看在眼中,却觉得异常舒服。

他大概真是病糊涂了,竟觉得眼前这人十分亲昵,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悦耳动听。

他任由对方扶着,喝下那碗苦药,药汁顺着嘴角流了下来,那人急忙用帕子给他擦了。

当对方的手指不小心碰到他嘴边的时候,慕容祯的身子猛然一颤。

身体里的血液仿佛在这一瞬间逆流起来,这是他从未有过的感觉,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做梦,眼前这张面孔,慢慢与记忆中的那个人重叠。

“筝儿……”

当这个名字被他唤出口的时候,他几乎是迫不及待的抓住对方的手指。

“筝儿,妳回来了……”

就像抓住可以赖以生存的救命稻草,当两人的手指紧紧抓在一起的时候,过往的一幕一幕如洪水一般涌上心头。

“我就知道妳会回来,我在等妳,这五年来,我每时每刻都在等着今日的重逢,筝儿,我好想妳,别再离开我。”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穿越小说
  2. 冤家小说
  3. 架空小说
  4. 轮回重生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