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这个西施,她有毒! - 快鸟文学网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这个西施,她有毒!

更新时间:2019-05-15 11:00:01

这个西施,她有毒! 已完结

这个西施,她有毒!

来源:花生小说 作者:莫喃 分类:言情 主角:夫差沈闵月

《这个西施,她有毒!》是作者莫喃著作的古言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这个西施,她有毒!》精彩章节节选:在这个看脸的时代,长得丑好像是一种罪。沈闵月因为相貌丑陋,她活的很自卑,低人一等。上辈子可能是投胎不好,这辈子沈闵月穿越到了古代当起了绝世美人西施。突然一下子变得这么美,沈闵月是又惊又喜。她和夫差、范蠡之间会有怎样的故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半年过去地的确很快。

范蠡似乎生怕她懈怠了,赵正德先前引来的琴师三天两头地就要检查她的成果,闻雅也时不时来鄙视一番她越发退化地礼仪。看来,范蠡对她秋会是否能够通过考核是十分的看中。

朱院,花园的石椅。

“再过几日就是秋会了…!你…真的想好了…!”闻雅脖颈优雅地扬起,她美目里满是认真无奈地望着西施。对于西施,她是又爱又恨,但也正因为如此,她才替西施这么惋惜。

沈闵月白皙的小手摩挲着杯子,仔细看他的指尖还在发抖,她心头一颤,没想到那个挑战她下限的男人这么快就回来了。

这半年的日子太过逍遥,逍遥到她差点忘了她来到这里是某些阴谋的产物。

见闻雅一脸担忧地问,沈闵月眨眨眼,绝美的小脸一白,似乎十分凝重,认真道,“我还没准备好…雅雅女神!你能替我去吗?只要…替我参加秋会就好…其他的不急不急…!”

闻雅黑了脸,美目一冷。

她是白担心了!呵…

闻雅狠狠地剐了她一眼,姿态优雅却气势汹汹,沈闵月见闻雅来真的,连忙怂了,甜甜的笑了,一脸讨好,连忙摆摆小手道,“算了算了…不愿意我不会强求的雅雅女神…,…嘿嘿,看来这样的话…秋会只能我自己去了…”

闻雅神色缓了缓,被西施气的消失的理智也终于回了神,她犹豫了一番开口道,“你不如去求求范蠡…万一他后悔了呢…!”

谁知,沈闵月满脸不可置信,举起手在闻雅面前晃了晃,“雅雅女神…你不会是被人调包了吧…?怎么可能…范蠡这人我再清楚不过了…!”那男人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沈闵月倒不是指责范蠡,反而她还有些欣赏对方。当然,如果忽略了范蠡算计的对象是自己这件事情的话。

“咳咳…我倒觉得还是有可能的…!”闻雅望着西施峨眉一蹙,神色复杂,这半年她反而看得清楚。但凡与西施有关的消息范蠡必定亲手处理,这一点已经远远超乎于重视了。

“让我求他…?你开玩笑的吧…让我求他还不如让我求吴王呢…你以为他们两人谁又比谁高尚…对于我来说,结局都差不多…”沈闵月不在意地抓了一把瓜子答道,思绪飘飞。

这半年,她不曾打听过任何夫差的消息。

因为她知道,现在究竟有多少双眼睛盯着他,若是透露分毫,夫差的身份便暴露无遗。

算了,如果夫差还活着,做个普通人,不要再搅进这些阴谋中,康乐幸福一生反而更好,这样也算幸运。

“反正…明天他就回来了…雅雅女神,你还是先回去吧…”沈闵月等着赵正德送走了闻雅,彻底松懈瘫瘫倒在床上。

迷迷糊糊,竟然睡了过去。

堰都,一处私宅府邸。

范蠡酝酿了半年多的阴谋,因为吴王夫差突然参军给打破了,这点范蠡也没有料到,他更没有料到自己竟然听到这个消息后,松了一口气。

绝色佳人不愧是绝色佳人。任何与之接触的人都可能动心。范蠡他竟然忘了这一点,此时他竟然不由得感叹。没想到,文种当初所言竟是如此之准。

范蠡趴在院里的石桌上,清隽的身影显得有些单薄,他倒了一杯酒,望着酒杯里倒影的月光,突然想到天上的嫦娥不由得嗤笑一声,“祸水…!都是祸水…!”

如果,当初他没有遇见西施该多好!

若是,西施来求他,该多好…

范蠡喝的满脸绯红,大抵是他心底知晓,即便是他心软,他也不会做出相反的决定。

一处月光,两种离愁。

一身蔷薇红裙的郑秀,站在院中,看着那趴在桌上醉醺醺的男子,讽刺一笑,“没想到…范蠡…你也有动心的时候…只可惜…自作自受!”

看着这样的范蠡,郑秀说心底不痛快,肯定是假的。她想起明日的秋会,心底那丝痛快瞬间也消失了个一干二净了。她站在院里许久,直到那一道月白的身影出现,将范蠡带会了他的房间。

郑秀跟在那人身后,看着那人从范蠡的房间走出,儒雅英俊的脸上露出一抹诧异道,“郑秀姑娘…怎么在这里…”

郑秀艳丽的凤眸里闪过一抹娇羞。

文种剑眉微挑试探道,看着面前美艳动人的红衣女子,文种心中疑惑不已,“难道说…姑娘是有事找文种相商?”

郑秀漂亮的脸上闪过一抹坚毅之色,她轻咬贝齿,开口道,“没错…郑秀此程乃是专门来寻文种大人的…!”

文种愣了愣,似乎没想到郑秀这么说,看着眼前女子低眉颔首,他心中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他连忙摆摆手,“文种并无心男女之情…若是承蒙姑娘错爱…实在遗憾。”

郑秀瞬间呆愣原地,她没想到自己还未开口就已然被拒绝了,她脸色难看,咬牙道,“文种大人…为何…?!”

文种不语,那英俊的脸依旧儒雅。郑秀这才发觉男人的儒雅,竟然是不带任何一丝感情的,他脸上的微笑依旧温润,许久,文种终于开口了,“郑秀姑娘…文种不能接受姑娘…一是文种对姑娘…并不了解…”他…对郑秀无意…

郑秀艳丽的脸微红,十分激动道,“郑秀并不在意…感情是可以培养的…!只要能陪在大人身边…郑秀做什么都愿意…”

文种温润的眸子一闪,心中有些不忍,他清润的声音道,“姑娘…这是为难于我了,这般错付真心…文种担不得…!郑秀姑娘乃是范蠡下属,道不同…”不相为谋…

郑秀不甘心,看着那人依旧温润如玉的模样,想要伸手拉住文种的衣袖。谁知竟被文种躲了过去。她美目中水光盈盈,哭嚎道,“文种大人…给郑秀一次机会可好!”

文种无奈,他背手而立,在月光之下,飘飘欲仙,他的婚事已经被定好了,生于名门之后,自要承担家中责任,即便未婚,也不能娶郑秀这种身份的女子。“姑娘让在下再说一遍结果也是一样,不是在下无情…只是郑秀姑娘与在下注定不是同路人…!”

郑秀一双凤目已经通红,她紧咬红唇,那鲜红的指甲已然嵌入了血肉之中,她浑然不觉,她一身红衣在夜里狂奔宛若在夜里的一抹火焰,“……为何…!为何!为何我郑秀所求…从来不得…!究竟为何…为何老天如此不公…!啊啊啊!”

文种站在月光里,他的眸子里盛满了夜里出尘的月色。这个世上,谁又身处由己?

房门突然被推开,那满脸红晕,醉醺醺地玄衣男人倚在门前,调笑道,“文种兄…真是好运气得美人青睐…!到我这里却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文种转过身,身姿潇洒,眨了眨眼,“……那没有办法…以范蠡兄的条件想必也只能追着人家姑娘跑了…”

“………”,范蠡扎了心,恶狠狠地将门关。

上。

这些名门望族是真的讨人嫌!

他背靠在门上,微醺而迷茫的狭长眼睛中闪过一抹清醒之色。

也罢,此起儿女私情,天下大计更为重要。

当晚,夫差一骑黑马,一身黑色劲装,半年军中操练让他的肤色黑了不少,但反而让他浑身上下变得更有味道了。黑夜里夫差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欣喜。

半年了,他终于回来…

“西施…”

翌日,天还未亮个透彻。黑蒙蒙的天,沈闵月在塌上睡的正香就被阿青为首的几个侍女硬生生的拉起来梳洗打扮,原本西施的容颜不施粉黛便已经美不胜收。今日略施粉黛,青黛描眉,朱砂点唇。那张仙而又仙的韵味被压了下去,那种女子的娇俏美艳则是突显了出来,一身紫色的宫装,仿佛娇艳欲滴的荆棘蔷薇。

沈闵月有些惊喜地看着自己,“这…这是我吗!”

铜镜里的美丽女人也惊讶地睁大了美目。阿青望着这一幕有些欣慰,用她的手能雕琢这样的美人,也算是今生幸事。

沈闵月原本倦怠的神情,瞬间精神了。原本一大早被叫醒的怨念也消失了个一干二净。可又想起今日的目的,沈闵月高涨的心情又低落了起来。

…今日便是秋会了,吴王应该在今日早晨归来吧?

见沈闵月愣神,阿青出声提醒道,“姑娘…今日秋会大选…殿下已经等候多时了…!”

沈闵月美目大睁,惊慌失措,“他…他…他怎么会在宫里…!”

阿青无情的打破了沈闵月的侥幸之心,“殿下昨日便归来了,看姑娘已经歇下并未打扰…”

沈闵月纤眉一挑,暼着阿青那面无表情的脸,心中一跳,突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果然…

阿青接着道,“…殿下说要领着姑娘一起出席秋会…这样就能告诉所有人,您是殿下的女人…岂不妙哉?”

沈闵月,“………”妙个大头鬼啊妙!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总裁小说
  2. 欢喜冤家小说
  3. 娱乐圈小说
  4. 历史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