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妃坑夫不手软 - 快鸟文学网
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王妃坑夫不手软

更新时间:2019-05-15 10:59:01

王妃坑夫不手软 连载中

王妃坑夫不手软

来源:微阅云 作者:朝花夕颜 分类:言情 主角:慕清娆公孙凌

主角叫慕清娆公孙凌的小说是《王妃坑夫不手软》,本小说的作者是朝花夕颜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一朝嫁入帝王家,自此不是自由人。重活一世,不想重蹈覆辙,既然善人难做,不妨做个恶人。我曾失去的要亲手夺回来,试图伤害我的要扼杀在摇篮。复仇正开心呢,突然被盯上了,那个……太子殿下要不你娶别人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周围无数八卦的耳朵一瞬间竖了起来。

慕清娆内疚的看着慕婉柔,可怜巴巴道,“姐姐,你并未说明究竟是在哪儿弄丢的簪子,我将我们经过的地方都找了一遍,还是没找到,姐姐若是喜欢这个簪子,我便将我的送给姐姐罢。”

说完,慕清娆把发髻上的簪子拔了下来,真诚的递给了慕婉柔。

慕婉柔藏在广袖里的手握得死紧,她当然看清了慕清娆的衣裳整洁,也没有什么慌乱的神色,想来可能是和林明璟错开了,方才她一直注意着林明璟的坐席,林明璟回来时虽然踉踉跄跄,却是衣裳整齐的。

“妹妹说笑了,既是妹妹的,姐姐自然不会收。”

慕清娆这才把簪子重新插回了发髻间,亲密的拉起慕婉柔的手道,“让姐姐担心,是妹妹的不是。”

慕婉柔压制着想抓花慕清娆的脸的冲动,敷衍的笑了笑。

周围的闺秀个个都是人精,当然看出了慕婉柔是故意把慕清娆当丫鬟使,虽说庶女身份卑贱,但官宦人家最是重视脸面,也没见谁故意磋磨庶女的,这慕婉柔莫不是个傻的,这么多双眼睛呢,都敢这样使唤慕婉柔,还假惺惺的,也不知她的好名声是怎么来的。

宴席结束后,慕婉柔走得快,全然不顾慕清娆的样子又落入了不少内命妇眼里,顿时个个都把慕婉柔从未来儿媳的名单上剔除。

慕清娆也不在意,只是突然小腹一紧,她不得不和大夫人说一声出恭,让马车等一会儿自己。

大夫人自然知道事情没成,但她沉得住气,当下也没有当众为难慕清娆,“快去快回。”

慕清娆记得宫门右边直直下去有个隐蔽的恭房,说起来也是讽刺,那是泓儿发现的,因偏僻,倒也没几个宫女太监去用。

她顾不得太多,就匆匆进了恭房最里面的一间。

当她完事后准备出来时,却听到了一阵熟悉的脚步声,慕清娆的神色一瞬间变了。

“他近来如何?”温润的音色向来是公孙振的假象,如他那温润如玉的外表一致。

一道尖细的音色压得极低道,“回主子,太子近来和慕家二小姐走得很近,但奴才怕暴露身份,从不紧跟,因此不知二人说了什么,可两人男未婚女未嫁,想来应该是太子有意纳二小姐为侧妃,毕竟中宫最近催的很紧。”

“他们见面时神色如何?”想起自己曾无意间看到两人在一块,公孙振不由得一阵厌恶,水性杨花的女人!这头对他笑的谄媚,转身又去勾搭公孙凌!

尖细的音色有些犹豫,不确定道,“慕家二小姐总是彬彬有礼,看不出什么。”

“继续盯着。”公孙振的音色微微一沉,慕德安这个老奸巨猾的老不死,他明里暗里给他暗示想娶婉柔为正妃,他却推三阻四,加上婉柔对公孙凌的侧目,这老狐狸莫不是想把婉柔许给公孙凌为正妃?

“是,主子。”那尖细的音色恭敬十分,随后便离开了。

公孙振久久未动,听到秘密的慕清娆大气不敢出,屏气凝神,额头硬是渗出了细密的汗。

以她对公孙振的了解,如果被他知道她在这里,听到了这些事,一定会将她杀了,然后捏造成意外,抛尸郊外。

许是上天听到了慕清娆内心的煎熬和呼唤,公孙振终于挪开脚步,离开了。

慕清娆不敢大意,硬是又呆了一刻钟,才从恭房后面溜走。

等她出宫门时,才发现慕家马车队已经走了,只剩一个不起眼的马车在一边等着自己。

念夏看到慕清娆出来,焦虑的脸色松弛了下来,宫门口人多口杂,念夏也没吱声,就扶着慕清娆上了马车离开。

“三皇子可从宫门口经过过?”慕清娆慢慢的稳下了心神。

念夏摇头,小声道,“小姐一直没有出来,老爷和大夫人就先回去了,奴婢一直等着小姐,眼珠子没有离开过宫门口,没有看到三皇子出现过。”

“那就好。”慕清娆松了一口气,就算以后公孙振知道她曾去过,那又怎么样,她一定在他知道之前,成为他不能轻易打杀了去的人。

次日清晨,慕清娆收到了来自公孙振的帖子。

许是因为昨晚听到了不该听的,慕清娆总觉得眼前的帖子有点烫手。

“小姐,要不推了吧。”念夏担忧极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三皇子突然下帖子,但昨晚小姐的异常让她敏感的察觉到三皇子是个危险的讯号。

慕清娆缓缓地眯起眼,几乎是从牙缝里冒出来,“我还怕了他不成。”

一个时辰后,慕清娆在身上藏了两把匕首,出现在了西郊的梅园。

公孙振笑的温润,一派谦谦君子的风度,“正值梅花盛放,不知二小姐是否喜欢。”

“挺好。”慕清娆笑的得体,不悲不喜的表情让人看不出什么。

公孙振的笑意微微一僵,但很快就走近慕清娆,一双桃花眼深深地望着她,仿佛有万千情意一般,“我可以教你清娆吗?”

“随意。”慕清娆的背后起了鸡皮疙瘩,面对公孙振故作深情的样子,就觉得浑身发毛。

公孙振虽意外慕清娆的淡定,但也没有想太多,在他看来,慕清娆定是装的,“清娆,我想了解你,你可以告诉我你的喜好吗?”

“那我可以叫你公孙振吗?”慕清娆转移开了话题,她越发确定公孙振一定是有目的接近自己,她太了解他。

公孙振闻言,眼里闪过一丝不屑,但依旧笑得温和,“自然是可以,你我之间,不需见外。”

“那么,公孙振,你今日叫我来,就是为了赏花吗?”慕清娆不想兜圈子,干脆直接问。

公孙振的表情又僵了一瞬,看到触手可及的梅枝,便折了下来,递给慕清娆,“你就像这梅花一样,纯洁优雅。”

“谢谢,但男女不得私相授受,哪怕只是花枝。”慕清娆往后退了几步,笑容淡了些。

公孙振的手指微微收紧,随即便故作失落道,“清娆,你可是讨厌我?”

“没有,我和你从未深交,谈何讨厌。”慕清娆心中冷笑,她当然不是讨厌他,她是恨他,而且,要将他重视的一切,全部毁了。

公孙振得到肯定,心里的疑惑也少了些,他总觉得慕清娆似乎格外的提防他,但就像她说的,他和她从未深交过,自然是谈不上什么提防。

“既是如此,不过一个花枝罢了,为何不收。况且你如今未婚,我未娶,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算不上私相授受,这只是我的真诚而已。”

慕清娆差点没鼓起掌来,公孙振上辈子就是靠这装模作样,把她给利用的一干二净,“若我今日收了这花枝,明日也有其他子弟赠我花枝,我岂不是都得收下,免得落人口舌,说我攀高踩底。”

“那些卑劣之人,何须在意。”公孙振心中不屑,这慕清娆装的一副矜持纯洁的样子,若不是他经常看到她在偷偷的看他,差点就信了。

慕清娆摇摇头,一副害怕的样子,“我不过是个庶女,如何不在乎流言蜚语,况且,不能因为我,影响了丞相府的名声。”

“你总是这般善良。”慕容振强忍着厌恶,违心道。

慕清娆突然觉得这样的话题实在是浪费她的心力,干脆福了福道,“我今日还有事,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回去了,谢谢你今日邀请我来赏花,不过我是个俗人,对赏花这件事没什么兴趣,我比较喜欢金银财宝。”

“......”

公孙振诧异的看着慕清娆,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慕清娆转身离开,只觉得自己真小题大做了,还以为是被公孙振察觉到了昨晚偷听。

“你想嫁给太子?”公孙振的语气里满是哀伤,若不是清楚他喜欢的是慕婉柔,这样的伪装实在是太有杀伤力了。

慕清娆停下脚步,回头淡淡的看着公孙振道,“太子不过是偶然解围了两次,我只是感激。况且我不过是个庶女,高攀不起太子,同样也高攀不起你,只想嫁个知冷知热的寒门子弟做正妻,就此别过罢。”

“可是怎么办,我对你一见钟情了。”公孙振不甘心自己布局就这样被破坏,十分伤心的开口。

慕清娆神情冷淡道,“我为何要对你的一见钟情负责,难道就因为你是皇族,我就要喜欢你,就要接受你?”

“清娆,我没有强迫你的意思,我只是对你诉说我的心意。”公孙振语气里满是恳求,宛若那些痴狂的少年一般。

慕清娆静静地看着眼前虚伪的公孙振,忽然为自己的前世感到万分孤独。

原以为被爱过一场,却被无情地踩碎梦境,原以为只是爱错了人,如今却不想,是自己眼瞎。

“我没有理由为你的心意负责,从今以后,还是保持距离为好。”慕清娆再次福了福,冷淡的离开。

公孙振阴鹜的盯着慕清娆的背影,朝暗处看了一眼。

突然,一大群黑衣人突然出现,包围住了慕清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青春小说
  2. 耽美小说
  3. 腹黑小说
  4. 空间小说